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张佩金 >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正文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作者:迈克尔杰克逊 来源:王菀之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06-16 11:00:42 评论数:

这些并非一个典型企业巨头的标志,科学但它们应该成为也能够成为一个典型企业巨头的标志。

很多在线教育企业并会不花心思研究怎么把课程做得更好,驿站而是简单的一边买用户,一边卖课程卖直播。也就是说,航天把一个学生从“学渣型态度”一步步转化为“学霸型态度”。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如果学生本身都不在你的App里学习,训练或者是一边上课一边开小差,任何的学习效率都免谈。这件事情听起来很荒唐,科学明明在线教育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学习,科学再不济做成免费的课程,怎么会加剧社会的不公呢?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政府为了消除贫穷家庭和富裕家庭之间不断扩大的差异,专门利用新兴的电视媒介做了一个寓教于乐的电视节目《芝麻街》。图形化编程其实就像是儿童自行车后轱辘的两个侧轮,驿站你要学会真正的编程,驿站可能一两个月就要丢掉这些侧轮,结果这些平台能够把这个过渡期拉长到五年,这不是误人子弟嘛!大量的平台没有纵深的原因也很简单,用户来到平台根本留存不下来,已经上过一次当了,怎么会上第二次呢?那些做的好的在线教育产品,一定会把纵深这件事情做得越来越好,甚至最终形成高度垂直的一个社区,有小白,有已经入门,有高手,甚至也有专家。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另一种则认为,航天学习本身是痛苦的,就像等公交,打针,或者是失恋一样,痛苦时间越短越好,最好咬咬牙就过去了。就算是可汗学院这样的NGO通过翻转课堂的方式进入到国外的课堂,训练很多人的关注的只是让最差的学生成绩比之前好了,训练只有很少人注意到,由于打破了过去课堂每一个学生必须按照统一进度去学习这条约束,学的最快的学生在某些科目里已经比学的最慢的学生快了几个年级了。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最终值钱的不是平台上的鱼龙混杂的海量内容,科学而是优秀内容所吸引到的高度垂直细分人群,最终构建出来的生态。

在线教育真正的竞品也是游戏和娱乐,驿站因为学生所投入的精力才是你最宝贵的资源。未来,航天他们将会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他们都是从复星成长起来的老同学,训练深入骨髓地理解复星的文化和战略,训练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创业状态、不断在自我突破,并在大健康和大快乐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非常震惊,科学信军又再仔细地考虑和坚持,才有了今天我们共同的决定。

3月28日深夜,驿站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驿站集团CEO梁信军因健康原因而辞任执行董事、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及薪酬委员会委员;丁国其为投入更多时间于家庭而辞任本公司执行董事及高级副总裁。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航天是梁信军的辞职。